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翻译经营>
挑战翻译书
来源:  作者:本站

译事在中国已有相当长远历史,但除了宗教典籍外,多属于个人努力,少有系统化的大规模从事。不单流传久远的西方正典缺少权威的通行译本,变化日 新月异的科学学门更是数十年如一日,以采用原文教科书为主。大学里老师上课、学生写报告,一句中文里夹杂个几个英文专有名词早是常态。某些西化中文在科学 界已根深柢固,大家只求达意,几无人关心何为「纯净」中文。
  
犹记得近三十年前,思果、余光中等先进即著书为文,指出西化中文之问题。其中几个基本观念,像英文多环环相连,中文则宜断句;英文常见的冠词、 复数、被动语态等,中文都可免去,是个人多年来以中文写作力求避免的缺失,也是检验劣译的初步指标。尤其思果先生所著《翻译研究》一书,更是常摆案头,不 时翻阅,也推荐给修习「论文写作」的学生阅读。
  
当年不重智慧财产权的年代,一本英美畅销书有好几个译本,乃属常态。好处之一是读者可以参考比较各家的译笔优劣,也引发不少这方面的讨论。像 《爱的故事》里一句 "Love is that you don't have to say sorry.",可以从白话的「爱就是不必说抱歉」,到半文言的「爱到深处无怨尤」;而《海鸥列文斯顿》一书,有人可以借杜工部的诗句,译成《天地一沙 鸥》。那种情况,近年只有不小心弄出双重授权的《溪畔天问》及《汀克溪畔的朝圣者》稍可比拟。而当年还有本《书评书目》杂志,常有逐字逐句品评译文的书评 刊登。因此之故,针对翻译品质的批评,其来有自。尤其在今日只能有一个合法授权的版本下,对译文的要求应该更加严格,以免译坏了,遗臭万年;就算有心人想 重译,也难以如愿。
  
至于「科普」类书籍的翻译,早年只有零星的几本,像出名的《双螺旋链》,才有「科学月刊」及「今日世界」两个译本。近十年来,由「天下文化」发 行的「科学人文」系列开始,才稍成气候。不论是科学家的传记、回忆录、随笔,还是针对某一重要科学领域作深入浅出的介绍,在在提供了国内读者另一个阅读空 间。此一类型的写作,在欧美已有深厚的传统,出色的作品多的让人目不暇给;如今能够逐步引进国内,自然是美事一桩。然而经常引起学术中人诟病的,也就是这 类书籍的译文。
  
国内的报章杂志以及出版社,一向以人文学科为主,一下跳入科普书籍的制作与发行,难免状况频出。俗话说「科学求真」,可是一点不假。科学讲究的 是事实、逻辑、与论理,要是事实叙述有误、逻辑不通、论理可疑,就算文辞再优美动人,也是毫无意义的呓语。这是和文学作品最不同的一点,常常也是国内出版 社的编辑不甚了解之处:为什么学术中人喜欢抓住某些看似无关紧要的细节,而大做文章。这也算是「两种文化」的另一表现!
上一页12 3 下一页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