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English
翻译名家
杨绛谈《堂吉诃德》
93岁高龄的杨绛先生在出版了《我们仨》后,依然深居简出,每天在三里河南沙沟的寓所里看书写字。只是在傍晚时分,才由一个孙女辈的保姆陪着,到外面散散步。今年是《堂吉诃德》问世400周年,同时,包括《堂吉诃德》中译本在内的《杨绛文集》也即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作者:本站点击:1 评论:0   查阅全文...
林纾与新文化 
自从在新文化运动中跟胡适、陈独秀、蔡元培一干人“打拚”一回而以失败告终之后,林纾就基本上以一个“拚此残年以卫道”的挡车螳螂的滑稽形象存在于后人的叙述中。1919年2、3月,林纾的学生张厚载将林写的《荆生》、《妖梦》拿到上海《新申报》上发...
作者:本站点击:0 评论:0   查阅全文...
林纾译作:记惠斯敏司德大寺 
(选自《拊掌录》,今译名为《杰弗里·克雷昂先生的见闻杂记》)   [美]华盛顿·欧文 著   林纾 笔译   魏易 口述   一日为萧晨,百卉俱靡,秋人寡欢之时,余在惠斯敏司德寺游憩可数句钟。当此荒寒寥瑟之境,益以阴沈欲雨之...
作者:本站点击:2 评论:0   查阅全文...
纪念傅雷
一九六六年九月三日,这是傅雷和夫人朱梅馥离开这个世界的日子,今年今天,正是二十周年纪念。这二十年过得好快,我还没有时间写一篇文章纪念他们。俗话说:“秀才人情纸半张。”我连这半张纸也没有献在老朋友灵前,人情之薄,可想而知。不过,真要纪念傅雷夫...
作者:本站点击:2 评论:0   查阅全文...
傅雷:论张爱玲的小说
在一个低气压的时代,水土特别不相宜的地方,谁也不存什么幻想,期待文艺园地里有奇花异卉探出头来。然而天下比较重要一些的事故,往往在你冷不防的时候出现。史家或社会学家,会用逻辑来证明,偶发的事故实在是酝酿已久的结果。但没有这种分析头脑的大众,总觉得世界上...
作者:本站点击:4 评论:0   查阅全文...
钱钟书:被神话的“大师”
葛红兵:钱钟书是一个横贯了现代和当代的学者、文学家。目前对他的评价非常高,什么“20世纪最伟大的学者”、“文化昆仑”,还有人创立了什么钱学。钱钟书也成了一尊神。他是通过学问而成神的绝少的几个人之一。评论一个文学家要看他在审美创造上对...
作者:本站点击:2 评论:1   查阅全文...
钱钟书的幽默
清人张潮《幽梦影》说:“才兼乎趣始化。”假如要推举符合这层标准的中国知识分子,我觉得,钱钟书先生是最合适的代表了。不像许多饱读诗书的老夫子,他实在是个非常有趣、非常幽默、非常爱好“搞笑”的人。这一点,人们大都是从妙喻纷披的《围城》...
作者:本站点击:3 评论:0   查阅全文...
钱钟书之风格与人格
一   现代青年来说,钱钟书无疑是一个谜一般神秘而富于魅力的人物。   钱钟书的照相机式的记忆力,淹贯中西古今的博学,滔滔不绝的口才,浓郁的机趣与睿智,澹泊宁静毁誉不惊的人格,使得他极富传奇色彩,风靡海内外。   有外国记者如是...
作者:本站点击:0 评论:0   查阅全文...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