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翻译名家>
梁实秋文艺观及翻译活动
来源:  作者:本站

梁实秋翻译成就非凡,他用了三十七年的时间独自译完《莎士比亚全集》;除此之外,他还翻译了十几种作品,如《阿伯拉与哀绿绮斯的情书》、《西塞罗文录》、《织工马南传》等西方文学名著。梁实秋又是著名的文学批评家,他强调文学应当描写永恒的人性,强调理性的节制,写有大量的文学批评的文字,如《偏见集》、《文学的纪律》、《浪漫的与古典的》等。梁实秋曾在美国师从白璧德先生,他的文艺思想深受白氏影响。梁实秋的文艺思想不仅体现在他的文学批评里,体现在他和鲁迅进行的那场有名的论战中,而且还体现在他的翻译活动中,尤其是体现在他翻译选材上。本文将主要讨论梁实秋的文艺思想对他翻译选材的影响。

  一

  首先我们来看梁实秋的文艺思想。侯健说,「用最简单的话说来,梁实秋认为文学的内容是基本的普遍的人性,文学要求纪律,亦即理性的节制。」(侯健,1974:155)这一「文学的内容」则深受白璧德的影响。

  梁实秋早年是一个浪漫主义者,对唯美主义者王尔德的作品「至为爱好」,「以为他在任何方面都是了不起的人物」(梁实秋,1977a:3)。他一九二三年赴美留学,先在科罗拉多大学学习,发表了《拜伦与浪漫主义》一文。在这篇文章里,他对卢梭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认为「卢骚是法国大革命的前驱,也是全欧浪漫运动的始祖。卢骚的使命乃是解脱人类精神上的桎梏,使个人有自由发展之自由;浪漫主义只是这种精神表现在文学里罢了。」(梁实秋,1926a:110)但自从他进入哈佛大学师从白璧德之后,思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开始对自己以往的浪漫主义思想进行检讨,写了《王尔德及其浪漫主义》一文,并得到白璧德的赞赏。侯健认为,《论中国新诗》与《现代中国文学之浪漫的趋势》代表着梁实秋思想转变前后的不同观点。前者刊登在一九二五年二月的Chinese Students Monthly,写作地点为哈佛大学,日期应早于梁实秋接受白璧德思想之;后者写于一九二六年二月十五日,此时,梁实秋已转入哥伦比亚大学。在《论中国新诗》里,他推崇感情,宣扬新奇,对郭沫若诗歌大加赞赏(Liang, 1925:55);而《现代中国文学之浪漫的趋势》则是「梁实秋否定自己的过去,转到白璧德大旗之下的宣言。自此以后,他的文学思想与信仰都是它的延续与阐释。」(侯健,1974:150-151)

  白璧德的《卢梭与浪漫主义》是对梁实秋产生重要影响的一本书(参见梁实秋,1985)。白璧德的「英国十六世纪以来的文学批评」一课使得梁实秋深为折服。他刚开始时感到白璧德的思想与他的见解「背道而驰」,但读过他的书,上过他的课之后,
上一页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韩素音简介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