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翻译名家>
梁实秋文艺观及翻译活动
来源:  作者:本站


  我受他[白璧德]的影响很深,但是我不曾大规模的宣传他的作品。我在新月书店曾经辑合「学衡」上的几篇文字为一小册印行,名为「白璧德与人文主义」,并没有受到人的注意。若干年后,宋淇先生为美国新闻处编译一本「美国文学批评」,其中有一篇是「卢梭与浪漫主义」的一章,是我应邀翻译的,题目好象是「浪漫的道德」。(梁实秋,1985:125)

  这里梁实秋谈到的他翻译的那篇文章其实是《浪漫的道德之现实面》(Romantic Morality: The Real)是白璧德的Rousseau and Romanticism的第五章。梁实秋在该译文的开头说,「……三十年前译者曾受业先生门下,读此书时仅能略窥大意未能甚解,今翻译一过,乃益服其体大思精。原作文笔犀利而引证渊博,译者力有未逮,斯为憾耳。」(梁实秋,1961:14)三十年后再次精读、翻译白璧德的作品,更是叹为观止。

  但梁实秋的确「不曾大规模的宣传他的作品」,他也否认他「奉白璧德为现代圣人」的说法,他说,「我并未大力宣言他的主张,也不援引他的文字视为权威…… 有人说我『奉白璧德为现代圣人』,这是没有的事,我就人论人就事论事,我反对『个人崇拜』,我不喜欢『权威』,我在批评文字里不愿假任何人的名义以自重。」(梁实秋,1989a:7-8)梁实秋也不喜欢别人给他戴的「新人文主义这一顶帽子」,他说,「白璧德教授是给我许多影响,主要是因为他的若干思想和我们中国传统思想颇多暗合之处。我写的批评文字里,从来不说『白璧德先生云……』或『新人文主义者主张……』之类的话。运用自己的脑袋说自己的话,是我理想中的写作态度。」(梁实秋,1989a:13)这说明梁实秋是一个有独立思考、独立判断的人,他并不迷信权威,并不盲从,并不轻易接受某种观点,他对待白璧德思想也是「平实稳健」,不失理性。笔者曾着文谈论胡适对梁实秋翻译莎士比亚的影响,在文末也指出,梁实秋虽然受到胡适的影响,但他是一个有独立判断的人(白立平,2001:175),这或许是身为《新月》这批人的一分子「各行其事,没有门户」(梁实秋,1989a:7)的作风的体现吧。这在某种程度上不正是受白璧德影响所具有的理性的头脑、「平实稳健」的态度的表现吗?

  结语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梁实秋的源于白璧德的文艺思想对他翻译选材有重要的影响。白璧德对梁实秋翻译的影响虽然是间接的,但却是巨大的,因为白璧德已经进入了梁实秋的灵魂,促成了梁实秋的文艺思想,成为指导梁实秋翻译活动的内因。

  翻译,不仅仅是简单地将其一种文字转换成另外一种文字的过程,而是一个很复杂的活动,有很多因素会对翻译产生影响。但在这些因素中,有的属于内因,有的属于外因,对翻译产生直接影响的则是内因。笔者曾对「赞助人」胡适对梁实秋翻译莎士比亚作品的影响进行讨论(白立平,2001),但这种影响却是外部的,是外因,因为翻译还是需要译者来完成,选择什么样的作品来翻译,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译者来决定的--译者可以接受「赞助人」的要求,也很多时候可以拒绝合作。对翻译产生根本的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内因,是译者的文艺思想,是译者的动机。而译者的文艺思想,可能会受到一个促成这一文艺思想的形成的无形的「赞助人」的影响。按照Lefevere所说的「赞助人」所包含的三个元素(Lefevere, 1992:16)来衡量,白璧德并不够当「赞助人」的资格。但可以算得上是「赞助人」的胡适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梁实秋对莎翁作品的翻译上,而白璧德却影响了梁实秋更多作品的翻译,因为梁实秋文艺思想决定着梁实秋翻译的选材,而梁实秋的文艺思想来自于白璧德。梁实秋在翻译莎士比亚时虽受胡适的影响,但这正是胡适的思想与梁实秋的文艺思想不谋而合之处,这样就为他翻译莎士比亚创造了更加巨大的动力。正是有了内因与外因产生的这一强大的合力,梁实秋才历尽千辛万苦,以坚强的意志与毅力(闻一多、徐志摩等人就半途而废),锲而不舍地用了三十多年时间完成了这一伟业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13 14 15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韩素音简介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