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翻译名家>
梁实秋文艺观及翻译活动
来源:  作者:本站

  三

  梁实秋对《阿伯拉与哀绿绮思的情书》(The Love Letters of Abelard and Heloise)的翻译也是他的文艺思想的体现,是他对当时泛滥的浪漫主义的抨击。他在《现代中国文学之浪漫的趋势》一文对现代中国文学的情诗创作进行了批评。他说:

  近年来情诗的创作在量上简直不可计算。没有一种报纸或杂志不有情诗。情诗的产生本是不期然而然的,到了后来成为习惯,成为不可少的点缀品。情诗成为时髦,这是事实,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实呢?我们中国人的生活,最重礼法。从前圣贤以礼治天下,几千年来,「乐」失传了,余剩的只是郑卫之音,「礼」也失掉了原来的意义,变为形式的仪节。所以中国人的生活在情感方面有偏枯的趋势。到了最近,因着外来的影响而发生所谓的新文学运动,处处要求扩张,要求解放,要求自由。到这时候,情感就如同铁笼里猛虎一般,不但把礼教的桎梏重重的打破,把监视的理性也扑倒了。这不羇的情感在人人的心里燃烧着,一两个人忍不住写一两首情诗,像星火燎原一般,顷刻间人人都在写情诗。青年人最容易启发的情感就是性的恋爱,所以新诗里面总不离恋爱的题旨。有人调查一部诗集,统计的结果,约每四首诗要「接吻」一次。若令心理分析的学者来解释,全部新诗几乎都是性态的表现了。(梁实秋,1997c:14 -15)

  梁实秋认为,情诗的泛滥是理性的沦丧,是感情的无节制的肆意宣泄。《阿伯拉与哀绿绮思的情书》这一翻译就是针对这一不正常的倾向而在某种程度进行的抵制和纠正。

  这一著作翻译于一九二八年,初次在《新月》上刊登。在《新月》上多次打出这样的广告(该广告在《新月》里不少十次):

  这是八百年的一段风流案,一个尼姑与一个和尚所写的一束情书。古今中外的情书,没有一部比这个更沉恸、哀艳、高尚。这里面的美丽玄妙的词句,竟成为后世情人们书信中的滥调,其影响之大可知。最可贵的是,这部情书里绝无半点轻薄,译者认为这是一部「超凡入圣」的杰作。(见《新月》第一卷第七号第10页)

  这部情书与当时中国流行的情书是完全不同的,是「沉恸、哀艳、高尚」的,没有「半点轻薄」,堪称是一部「超凡入圣」的作品。这部译作初次发表于一八二八年十月十日的《新月》 第一卷第八号。梁实秋在写于一九二八年八月的《译后序》里说,

  「情书」是一个很诱人的题目,那一个青年男女看见「情书」能不兴奋?我不是要在青年的欲焰上再浇油,我觉得煽惑感情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把情感注入正轨里,不使其旁出斜逸,这才是正当的工作。诱发情欲的书多得很,当今不少一束一束的情书发表。但是这一部古人的情书,则异于是,里面情致虽然缠绵,文辞却极雅驯,并且用意不在勾引挑动,而在情感的集中,纯洁而沉痛,由肉的爱进而为灵的爱,真可谓超凡入圣,境界高超极了。(梁实秋,1988c:186- 187)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9 10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韩素音简介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