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翻译名家>
梁实秋文艺观及翻译活动
来源:  作者:本站


  梁实秋在这里再次点明了这部情书与当时所流行的「一束一束的情书」的不同之处,这部情书「纯洁而沉痛,由肉的爱进而为灵的爱,真可谓超凡入圣,境界高超极了。」梁实秋在写于一九八六年的《人生就是一个长久诱惑--关于阿伯拉与哀绿绮思》里点明了他翻译的动机,「广告中引用「一束情书」四个字是有意的,因为当时坊间正有一本名为『情书一束』者相当畅销,很多人都觉得过于轻薄庸俗,所以我译的这部情书正好成一鲜明的对比。」(梁实秋,1988:8)看来,他翻译该部作品是针对当时的一本畅销的「情书一束」而来的。「情书一束」是何人所写呢?梁实秋在他的《文人无行》一文里已经指出该书作者是章衣萍。章衣萍的作品多有缠绵悱恻的感情纠葛以及大胆的形形色色的爱情描写。梁实秋在《文人无行》里说,

  以写「情书一束」而著名的章衣萍先生,在《文艺春秋》第四期上说:「我以为,德行的第一要义是诚实。人是不能没有过失的。伟大的卢梭和托尔斯泰,不是也曾有许多『无行』的事情吗?但卢梭和托尔斯泰的伟大,不是因为他们的『无行』,乃是因为他们的诚实,试问平常的人,有谁写得出那样诚实而动人的忏悔录(confession)的?」(梁实秋,1997b:485)

  在章衣萍的眼里,卢梭是「伟大」的,这一观点是作为新人文主义者的梁实秋难以接受的。梁实秋对此进行了尖锐的批评:

  这一段话却是似是而非……固然托尔斯太和卢梭都没有至于杀人放火奸淫掳掠(不,那位卢先生不大靠得住,偷东西他是干过的,奸淫的事儿也不免),但是以「忏悔」为「诚实」这一条根本原则,总有点不大健全……至于根本连干「无行」的事的勇气都没有,却偏要发表一些日记情书之类,希图以小小之迹近「无形」的清薄狂浪博取「文人」俊名,此种人就更品斯下矣。(梁实秋,1997b:484-485)

  梁实秋在这段话的前半部分对卢梭进行了抨击;在后半部分里,「至于根本连干『无行』的事的勇气都没有,却偏要发表一些日记情书之类,希图以小小之迹近『无形』的清薄狂浪博取『文人』俊名,此种人就更品斯下矣,」分明是针对对章衣萍的尖锐批评。梁实秋对卢梭、章衣萍批驳之后,提出了他的看法,「当然,无行的文人偏要假装正经,那是令人作呕的。不过,文人总宜节制一下自己的浪漫气息,别由浪漫而流于无行。」(梁实秋,1997b:485)感情应该受到理性的节制,这正是梁实秋文艺思想中重要的一部分。

  《人生就是一个长久诱惑--关于阿伯拉与哀绿绮思》这个标题中的「人生就是一个长久诱惑」就是阿伯拉信中引用过的一句话。梁实秋说,「阿伯拉要求哀绿绮思不要再爱他,要她全心全意的去爱上帝,要她截断爱根,不再回忆过去人间的欢乐,作一个真的基督徒的忏悔的榜样,--这才是超凡入圣,由人的境界升入宗教的境界。」(梁实秋,1988a:22)在梁实秋看来,能够由人的境界进入到宗教的境界,就可以称得上是「超凡入圣」,而要进入宗教的境界,就需要摆脱尘世各种欲望的束缚。这种「超凡入圣」的宗教生活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10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韩素音简介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