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翻译名家>
巴金与翻译
来源:  作者:本站

假期里读「巴金百岁华诞纪念文丛」之一的《巴金译文选集》,感慨巴金先生在文学翻译上也成就卓著,但其「译名」为「文名」所掩,许多人只知他是大作家,却不知他也是大翻译家。

巴金的文集有二十多卷之多,而译文全集也有十卷之多,数量上绝不少于一般翻译家,何况其质量又属上乘。一个人即使没有上千万字的文集,仅有数百万字的译文集,那也已经是对文学事业的巨大贡献了。

巴金深爱语言,爱汉语,也爱外语。他通英文、法文、德文、俄文、日文和世界语。十八岁那年,他就根据英译本翻译了俄罗斯作家迦尔洵的小说《信号》,从此开始了伴随他文学创作的翻译工作。他主要翻译俄罗斯小说、传记和回忆录,其中有克鲁泡特金的《我的传记》,赫尔岑的《家庭的戏剧》和《往事与回想》,屠格涅夫的《木木》、《处女地》、《父与子》、《普宁与巴布林》和散文诗,高尔基的《草原故事及其它》和文学回忆录。他译一本书往往根据多种版本,如《父与子》就用了俄文原版、一种德译本和四种英译本。

以真诚谦逊著称的巴金在翻译上也虚怀若谷。就如他不认为自己是文学家一样,他也不认为自己是翻译家。他不止一次说过,他「并不精通一种外语」,「只是懂一点皮毛」,「俄语程度不过小学」,他是「边译边学」,翻译的过程就是学习的过程,他翻译的作品都是他的「老师」,「翻译首先是为了学习」,所以他称自己是「试译」。

他只选自己喜爱的作品翻译。外国前辈作家的作品打动了他的心,他把感情倾注在这些作品上,他想通过译文来讲自己的心里话,来打动更多人的心,所以尽管是「试译」,他重读时仍然感到激动,「仍然强烈地打动我的心」,彷佛那些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作者的心还「在纸上跳动」。

他的翻译风格不属于「硬译」,不属于「死抠」,而是流畅,自然,传神,富于感情,近于他自己的创作风格。俄罗斯文学翻译家草婴说,巴金的译文既传神又忠于原文,他所译高尔基的短篇小说至今「无人能出其右」。高莽说,巴金译文「语言很美」,表现出「原著的韵味」。譬如,高尔基和巴金这样来描绘草原傍晚的景色:

「太阳慢慢地从天空落下到草原的尽头,它刚刚要挨到地面,马上就变成了紫色。一片红光罩住了草原,给人唤起一种苦闷的感觉,唤起一种对于在这个荒原以外的远方的模糊的渴望。于是太阳挨到了地面,懒洋洋地走进大地里面或大地后面去了。太阳消失以后许久,天空中还轻轻地奏著晚霞的色彩绚烂的音乐,不过它不停地在减色。温暖、静寂的黄昏来了。星星亮起来,它们在打颤,好像让地上的寂寞吓坏了似的。」
上一页12 3 下一页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