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翻译名家>
文學翻譯史的一座里程碑──懷念傅雷/ 李景端
来源:  作者:本站

今年是我國現代傑出的文學翻譯家傅雷(一九○八──一九六六)一百周年誕辰。回顧傅雷坎坷的五十八年人生,他在翻譯、美術、文藝評論等諸多方面,給後人留下了豐富的文化精神遺產,其中最珍貴的,自然是在文學翻譯領域。應該如何評價傅雷的翻譯成就呢?依我看,如果說林紓是近代文學翻譯史的一座里程碑,那麼傅雷就是現代文學翻譯史的又一座里程碑。這座里程碑上蘊含的諸多文字,有待傅雷研究學者一起來解讀,而我,只是膚淺地從中領悟出了以下的三句話。

一、卓越的翻譯成就

傅雷一生翻譯了四十三部文學名著,各種中譯本累計發行近千萬冊。就介紹法國文學來講,翻譯數量之多,譯文特色之鮮明,譯作影響之大,至今無人能出其右。法國現實主義文學的興起,曾在世界文學史上產生重大影響,中國的讀者,正是得益於傅雷等翻譯家的譯筆,接觸和領略到巴爾扎克等法國名家的曠世名著。特別在新中國成立的早期,在當時「一邊倒」主要翻譯出版蘇俄文學的環境下,傅譯法國文學作品的出現,使得中國的讀者在單調的文學圖書市場中,難得聞到了一點多元文化的氣息,或多或少接受到了世界優秀文化的薰陶。從世界文學佳作得以在中國傳播來講,傅雷功不可沒。

更難能可貴的是,傅雷以自己的翻譯實踐所形成的翻譯觀,豐富了中國的翻譯理論。他以自己獨有的美術史家的眼光,認為「翻譯應當像臨畫一樣,所求的不在形似,而在神似」,「理想的譯文彷彿是原作者的中文寫作」。主張兩種文字要「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內而忘其外」,強調翻譯之前,要「將原作(連同思想、感情、氣氛、情調等等)化為我有」,「譯事要以藝術修養為根本」。他還特別提出了「行文流暢,用字豐富,色彩變化」作為譯文的美學要求,不拘泥於文字的形式對應,主張「採用西洋長句,創造中國語言,加多語法變化」,「譯文必須為純粹之中文,無生硬拗口之病」。正因為他對譯文的這些處理,形成了獨特的翻譯風格,以至被譯界譽為「傅雷體華文語言」。

著名法文翻譯家羅新璋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曾把傅雷的譯文與法文原文逐段對照抄寫,在當時傅雷已譯的二百七十四萬八千字中,他對照重抄了二百五十四萬八千字,認為傅雷的翻譯,忠實、貼切,又不拘一格。人民文學出版社曾委託羅新璋校訂傅雷翻譯的《幻滅》,全書五十萬字,結果只發現有一句不夠理想。或許有人對傅雷的翻譯觀和譯文的忠實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這絕不影響人們對傅雷在翻譯創新方面所做努力及所獲成就的高度評價。

上一页12 3 4 下一页

上一篇:巴金与翻译
下一篇:林纾画事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