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翻译名家>
杨绛谈《堂吉诃德》
来源:  作者:本站

93岁高龄的杨绛先生在出版了《我们仨》后,依然深居简出,每天在三里河南沙沟的寓所里看书写字。只是在傍晚时分,才由一个孙女辈的保姆陪着,到外面散散步。今年是《堂吉诃德》问世400周年,同时,包括《堂吉诃德》中译本在内的《杨绛文集》也即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于4月下旬同广大读者见面。我作为责任编辑,在工作中有幸与杨绛先生有所接触。众所周知,钱锺书先生和杨绛先生一贯为人低调,不事张扬。《杨绛文集》即将出版了,我们希望她能出席该书发布会或接受记者采访,但她平静地说:“没有必要嘛,我是一滴水,不是肥皂沫,吹不成气泡的。”然而,当我提出要登门拜访,请她谈谈《堂吉诃德》时,她却没有拒绝。

  《堂吉诃德》何以成为世界最佳

  2002年5月,在诺贝尔文学院等机构举办的一次评选活动中,《堂吉诃德》被来自世界54个国家和地区的100名作家推选为人类历史上最优秀的虚构作品。《堂吉诃德》何以成为世界最佳,具有如此巨大的魅力?有人说,是因为它提出了一个人生中永远解决不了的难题:理想和现实之间的矛盾;有人说,是因为它永远给人以不同的感受,给人以新的启迪。但杨绛先生对此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杨绛先生说,堂吉诃德的性格非常复杂,不同时代、不同国家的读者对他都有各不相同的理解。《堂吉诃德》刚出版时,人们只把它看作一个逗人发笑的滑稽故事,一个小贩叫卖的通俗读物。它最早受到重视是在17世纪的英国,英国小说家菲尔丁强调了堂吉诃德的正面品质,他指出,这个人物虽然可笑,但同时又叫人同情和尊敬;到了18世纪,法国人则把这个西班牙骑士改装成一位有理性、讲道德的法国绅士。到了19世纪,在浪漫主义的影响下,堂吉诃德又变成一个悲剧性的角色,既可笑又可悲。

  一些文学大师对《堂吉诃德》的评价也不尽相同。英国的拜伦慨叹堂吉诃德成了笑柄;法国的夏多布里昂看到的是堂吉诃德的伤感;德国的希雷格尔把堂吉诃德精神称为“悲剧性的荒谬”或“悲剧性的傻气”;而海涅对堂吉诃德精神则“伤心落泪”和“震惊倾倒”。

  但杨绛先生认为,不论《堂吉诃德》的题材(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多么永恒,堂吉诃德的性格如何复杂,这部作品之所以成为世界最佳,其根本原因在于作者塑造了堂吉诃德和桑丘这样两个典型性的人物形象。

  杨绛先生是专门研究西洋小说的。她说,古今中外小说创作的第一要务就是塑造人物形象,即由人物带出故事,以故事成就人物。她一生读过大量小说,许多小说的故事情节都淡忘了,但是鲜明的人物形象却能铭记终生。她说,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形象一般都是主角搭配角,两个形象互相对照或陪衬。如《红楼梦》中黛玉和宝钗是对照,而那些女孩子们对于宝玉则是陪衬。
上一页12 下一页

上一篇:林纾与新文化 
下一篇:没有了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