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翻译赏析>
谈《天才的学徒》的翻译
来源:  作者:本站

《天才的学徒》是个人翻译的第一本「科普」书,其缘由在该书的「译后感」有所叙述,不在此重复。对大学教授来说,教学、研究及服务是正业,翻译勉强可归 入服务一类,但「功劳」(credit)是很低的。因为翻译不是创作,所以成品不能说是自己的孩子(连私生子也不算,勉强可说是领养的)。

书出来后,评价 销售的好坏,似乎也与自己无干。但自己科学论文写多了,难免对于自己的译笔稍微看重一些,不但希望没有误译,更妄想得到些行家的赞美。有位国内院士曾说 过,他最引以为傲的不完全是发表了多少掷地有声的论文,而是他发表的文章,没有发现一个错误。敢说这句话的学者,只怕不多。

翻译可能出现的「错误」,防不胜防。很多译者以为翻译只要大意不变就可以了,但常因此错失了重点。尤其是翻译科普类的书籍,处处是机关陷阱,一 不小心,就可能出错,译出不是作者的原意。此点非陷身几次,才知厉害。小错一般读者或许看不出来,但落在方家眼里,总不免汗颜。

举个例子,substitute an allyl group for a methyl in morphine这句话,很容易误译成:将吗啡的丙烯基(allyl)换成甲基(methyl);实际上应该是:将吗啡的甲基换成丙烯基(227页)。这 个错误出现在我的初稿中,一般人不见得看出来(连我自己也以为是正确的);但还好给熟知吗啡结构的张传炯院士挑了出来,才没有出错。

个人翻译《天才的学徒》一书,全凭一股野人献曝之忱,想介绍这本书给更多人知道。由于没有交稿时间的压力,所以译完后不单请一些学生、师友看过 初稿,自己也反复看过不下三、四遍,才将定稿送出。因此,个人对于译文的准确度是有信心的,只不过初次翻译,难免有时过于拘泥原文,译文显得不够生动及口 语化。这一点,「天下文化」的编辑帮了些忙,将部分译文改写得更为顺畅可读;但不幸的是,许多原本正确的译文也被改错了不少,颇令人遗憾。
  
书中有好些错误让我坐立难安,深怕行家指责:「连这个都译错了,还敢谈翻译?」还有一些是我和编辑认知上的差异;再有的一些,就属于个人的偏好 不同了。这本书的稿子于民国八十六年的五、六月间交给天下文化的编辑部,接着七月我便出国,进行为期一年的休假进修。因此该书于八十七年一月出版时,我人 不在国内。对于没有要求天下将校样寄给我看过一遍,是我的疏忽及遗憾(也是经验不足,不晓得编辑改稿的厉害)。该书第一刷七千本,八十七年三月又再刷了一 千本,其中应我要求,改正了一些最明显的错误,让我稍微好过一些。但目前多数书店架上摆的仍是第一刷的版本,想到多数的读者看的仍是错误较多的版本,心下 着实不安,因此想藉此文做些勘误的工作。
上一页12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译文欣赏——《飞 鸟 集》 (3)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