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翻译语料库>
《好逑传》早期西文译本初探
来源:  作者:本站


因为威尔金森的手稿无从查考,早期《好逑传》西文译本中的改动有多少须归咎于帕西的编辑就很难确认。但从译本中的一些注解来看,帕西多数时候是在努力保留原稿的面貌。例如,威尔金森遇到诗文时大多跳过,对于原著中大量评论性的诗文而言,即使只字不提,译文读者也不会觉察。但碰到小说里的人物做诗(如第九回),就不一样了。威尔金森的做法是空上四行,帕西没有设法掩饰,在出版时也老老实实空了四行,然后在脚注中告诉读者,原稿如此。原稿中葡文部分有一首诗的译文难以理解,且只有三行,帕西在出版时也付之阙如,而后在注解中列出葡文,坦承最后一行没有看懂。

汉英翻译中的一个难点是大量惯用语的处理。威尔金森因为是在学习中文,因此在翻译时对一些惯用语和称谓采取了直译。帕西对“捋虎须”、“钟不敲不响”、“久早逢甘霖”等易于理解的均加以保留,而对一些较难理解的则在正文中用意译代替,随后在注释中对中文中的说法(威尔金森的直译)加以交待。不过,威尔金森的中文水平实在有限,除许多套语跳过不译外,有时联想起他所熟悉的表达方式,也信手拿来代替。如原著第十五回中“无欺无愧,惟有自知,此外则谁为明证?”在译本中变成了“惟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第十一回“打得他头青眼肿”经过威尔金森自由发挥,成了“打破他的头,让他的眼睛肿得像灯笼”。

法德两种文本的译者在译文方面没有显示出多少创造性,基本上采取了忠实于英译本的直译。由于英译本行文已多少有些生硬,再次直译之后的文字效果可想而知。

比较之下,德译本的译文更为灵活一些。例如“打破他的头,让他的眼睛肿得像灯笼”一句,帕西在正文中将其改为fall upon him and beat him severely,同时在注解中注明原文为:break his head and swell his eyes as big as the lanterns。法文译者亦步亦趋地将其译为de tomber fur¨& de le bien rosser以及cassez llii 1a tete, & rendez IuI les yeux aussi grns qu’une lanterne。德文译者则将其转译为德语成语ihn braun und blau schlagen(打得他青一块紫一块),并在注解中将原文精简为:ihm die Augen so dick schlagen,wie eine Lateme。

法译本出版后获得的评价不高,1829年有一篇评论甚至认为这位译者的法文水平实在很差。笔者法文功底尚浅,对此不敢妄评,但在查阅时也发现法译本印刷错误甚多,给研究带来了诸多不必要的麻烦。德译本出版三十年后,作家席勒曾打算进行改写,但那只是因为他觉得译本的语言表达有些过时,而且小说“过长”,不适合在杂志上刊登。如果考虑到德译本出版后的半个多世纪,正是德国文坛革故鼎新、狂飙突进的时代,而这一译本直至五十年后仍为文豪歌德所称赞,并在文学沙龙中朗诵(见下文),德译本应当说是相当成功的。
上一页 1 2 3 4 56 7 8 9 10 下一页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