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翻译语料库>
《好逑传》早期西文译本初探
来源:  作者:本站


有趣的是,尽管帕西为《好逑传》所作的注解已经十分详细,但德法两国译者却似乎都觉得意犹未尽。于是又在英译本注解基础之上进行了进一步注释。在这方面,德法两种译本可谓各有千秋。如在译本第一卷中(相当于中文本一至五回),法译本第一章有十七处注解,德译本则有二十处。第十章德译本注解有三处,而法译本则更多达八处。质量方面,译本第一卷215页上对“塔”(pagodes)所作注解更多引用了代表最新水平的法国研究论文,篇幅也更长,而德译本则与英译本一样,引用的是几十年前杜哈德在《中华帝国志》中所提供的资料。这也显示,在“中国风”时代。法国汉学研究走在欧洲各国前列。

除知识性注释之外,有些注释是涉及文化比较以及汉语中一些惯用表达方式的。如对“鼓不打不响,钟不敲不鸣”、“路见不平,不平则削”等惯用语在正文中均为直译,而后通过注释加以详细解释和评价,即便是编辑过程中被再次转译了的惯用语,帕西也尽量通过注解将威尔金森的直译保留下来。对于想要了解异国文字,通过文字来认识中西文化异同的读者来说,这种直译加注的处理无疑十分有用。有些注解读来非常有趣,如“路见不平”在正文中被译为“将不平的道路修平”。同时编译者又在注释中指出这一惯用语的起源可以上溯到《诗经》,其含义与《圣经》中“将道路修直”相同。但是威尔金森中文水平有限,就算请教了中文老师,也未必能完全弄懂一些惯用语的含义。例如在提到对仇敌的“切齿”之恨时,威尔金森将其译为:“就算仇敌死了,也恨不得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这又引得身为教士的帕西在注解里大发感慨,认为这比起《圣经》教导人“要爱你的仇敌”来相去太远了。

值得注意的是,帕西的注解往往并不是单纯要澄清某一概念,而是要连带地向读者介绍一系列有趣而又自成体系的中国知识,有时甚至还穿插一些典故和轶事。如小说中提到“御史”时,帕西除就中国的官员监察制度进行介绍外,还尤其提到在中国这种君主专治国家里大胆进谏的不易,他举出了两个典故:一位官员(可能是指海瑞)在冒死进谏时干脆把棺材也抬上了,而另一位晏子先生则通过巧妙的言语使国君放弃了因为痛惜爱马之死而要乱杀养马人的念头。在为“柳下惠”和“关云长”作注时,帕西提到中国人推崇“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的品格。但又说中国人把关云长这样的武将画得异常高大魁梧是为了让异族产生恐惧心理,比如在澳门附近的关口就故意让一位身材特别魁梧的将军去巡逻,而把赢弱的兵丁隐藏起来。
上一页 1 2 3 4 5 6 78 9 10 下一页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