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翻译语料库>
《好逑传》早期西文译本初探
来源:  作者:本站


当然,《好逑传》译本问世之时,中国学起步不久,耶稣会士在华几十年者尚多有闹笑话的时候。初通甚至不通中文的译者、编者们再兢兢业业,有时也难免张冠李戴。如帕西在注释中便把李白搬到了汉朝,德法两国译者也照搬无误。穆尔看到“阎王”被解释成“鬼王”,便一知半解地写道:“阎”就是恶鬼的意思,又把“天王”当成姓氏,把这个专有名词拼写为“王一天”(Wang—tien)。

注解中比较令人生疑的是帕西就其所作“改编”进行的说明。笔者在前文中提到,英国学界就中国是否真有《好逑传》一书的怀疑大约到19世纪初才得以排除。但帕西的注解中却常有这样的措辞:“中文原文是:……”。此类措辞前后出现数十处之多,如果帕西连有无中文本都弄不清楚,又如何能知道中文原文如此呢?较为台乎逻辑的解释是:帕西所谓“原文”实际上指的是威尔金森的译文原文。

细细研究此类注解,可以就帕西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威尔金森1719年手稿获得一个粗略的认识。如各种译本的《好逑传》第一卷第八章末尾均有这样一个注解:“故事的中文作者在这句话之后还加上了这样几句赘笔:‘…编者认为此处删去为益,因为让读者暂时陷人迷阵才更合乎小说的味道。’

细究之下,帕西在译本第六章中(中文第三回后半部分)一处注解颇有意思.所涉及的是好色的过公子中了移花接木之计与一个丑女洞房花烛的段落。各译本中都有这样的注解:“中文中此处是:她们(侍妾)按吩咐退了下去,过公子伸手往床上探去,说道:‘啊,她睡了,我现在想歇歇,也躺下睡吧。’编者删去了这个不必要的段落,中国人的这种谦虚,总是这样生硬、可笑和多余。”如果帕西所见的译稿中真的是这几句话,笔者就很要佩服帕西的鉴赏力了。因为与这“多余”之处相对应的中文原文全然没有什么谦逊可言,相反却是《好逑传》中唯一一段有涉色情的大胆描写!这番删改倒是很容易让人想起当年蟠溪子前辈翻译《迦因小传》时为维护女主人公形象而篡改小说的掌故。因为成尔金森的手稿已无从查考,所以也无法确认这段有涉色情的文字到底是从哪一步开始被改动的。估计不是威尔金森做了英国的蟠溪子,就是身为教士、后来还升任主教的帕西在此故布疑阵,隐藏了真情。因为他是要把这本“道德的小说”献给一位贵妇【Lady Susser】的,帕西在献词中写道:“正当诲淫诲盗的小说故事充斥国内市场的时候,这本来自中国的小说,作为一本讲究道德的书,还有劝善惩恶的作用,不然的话,我也不敢请夫人过目了。”(转引自范存忠.1991,151)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9 10 下一页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